愛滋媽媽的愛
小君(化名),女性,27歲,目前在關愛之家擔任褓母工作,未婚、育有一子;希望趕快取得國中同等學歷,以考取褓母合格執照,照顧關愛之家的愛滋病孩子。

愛,是最堅強的力量
少年十五二十,是個懷抱夢想、規劃未來、揮灑活力、勇於挑戰的年紀。但是對小君來講,她在這年紀時卻是黯然失望、茫然無知、荒唐度日。小君來自單親家庭,母親必須一肩扛起養育三個小孩的責任,因此遠赴台灣南部開設卡拉OK店賺錢,不得不讓三個孩子在中部的家獨自生活。
「我是家裡最小的孩子,姐姐、哥哥經常不在家。我小時候很怕鬼,很怕自己一人在家裡,所以一直想找個陪我的伴。」小君不諱言自己沒有母親的管教照顧,加上害怕孤單,從國中時期開始住到隔壁的同學或男朋友家裡。
由於小君太常到別人家過夜,同學和男友的家人都不太歡迎她。因此,她總是等入夜後,趁他們的家人都熟睡時,才拎著鞋子,躡手躡腳地溜進人家家裡,偷偷地在同學、男友臥房過夜。
缺少家庭溫暖的小君,生活重心都轉向外面的朋友,她不再上學讀書,整天跟著朋友吃喝玩樂、瞎混度日,因此國中唸了三所,始終未能順利畢業。

墮落的黑夜天使
當時小君把自己打扮成漂亮辣妹,結交許多男友,由男友們包辦她日常的花費。「那時,我的費用全由男孩子供應,穿得愈騷包就愈能吸引到男孩子,一天一個男生可以給我五百、一千元。」小君說,她每天睡到下午五點起床,然後打扮時髦,穿上亮眼的衣服,接著就到夜店報到。整晚流連在外面跳舞玩樂、陪男友飆車甩尾,玩到天亮才休息睡覺。愛上晝伏夜出的作息,小君成了黑夜天使,在夜店認識吸毒的壞朋友,接觸搖頭丸、K他命,試圖利用毒品忘掉冰冷孤寂的家庭氣氛。「我17歲開始吃搖頭丸,它可以讓我麻痺神經、忘掉煩惱,讓我一直很開心,覺得很幸福,不用擔心自己沒有讀書、沒有回家、家人會不會不高興。」小君面露苦笑說。她在夜店看見男性朋友施打海洛因,基於好奇心,也想嘗試一下,「我對海洛因原本就不了解,以為不玩了,就不會成癮。沒想到海洛因的成癮性很強,一旦打了就很難戒除,我只好一直打下去。」
後來,小君新認識的男朋友是海洛因的藥頭,使得她淪陷被海洛因束縛的日子長達三年之久,直到男友因販賣海洛因而入獄,染上毒癮的小君失去金錢與海洛因的供給來源,只好到酒店上班,或是向家人偷拐搶騙金錢,購買海洛因解藥癮。

只想海洛因 忽視小生命
當她覺得人生陷入一片黑暗之時,老天爺卻又給她一連串的考驗。男友入獄兩個月後,她覺得身體不適,朋友提醒她雙腿水腫,類似懷孕的徵兆。她半信半疑地去婦產科檢查,證實自己真的懷孕了。
「打海洛因的女人,月經經常沒來報到,根本沒察覺自己懷孕。」小君說,她把錢全都拿去買毒品,一天吃不到一餐,把自己搞得很瘦,當做完第一次產檢,醫生囑咐體重過輕的她要注意營養、不要穿緊繃的牛仔褲。但她並不把肚子裡的胎兒當一回事,還是到酒店陪酒賺錢,把錢拿去施打海洛因,始終不肯找醫生墮胎,讓這個被她惡意忽視的小生命,繼續待在滿是毒品的母體內。
小君的胎兒發揮堅強的求生意志,奮力地吸取母體內僅有的微薄養分,一點一點地長大。然而,他卻等不到十個月瓜熟蒂落的到來,就提前在第七個月趕緊掙脫母體,到世界報到。

孩子要出生了,小君長期使用海洛因導致腦子不清醒,無法分辨腹痛的原因是快要生產了,還是吃壞肚子引起的腸胃炎,甚至還以施打海洛因的方式想止住劇痛。後來,她被送到醫院急診室,醫生替她照了超音波,才發現肚子外觀扁平的她,其實是個性命危急、即將早產的產婦。
「醫生在那時就驗出我感染了HIV(愛滋病毒),趕緊把我轉到大型教學醫院。」由於醫生在第一時間內並未主動告知小君感染愛滋病毒,她以為自己是因為早產才讓醫生束手無策,而必須轉院治療。直到在教學醫院剖腹生下孩子後,醫生才告訴她感染愛滋病毒,以及孩子初次愛滋檢驗呈現陽性的不幸結果。
「與男友共用針具讓我得了愛滋,而且我也以為愛滋病是會馬上死亡的世紀黑死病!」書唸得不多的小君,對愛滋病毒了解極少,認定自己與孩子來日不長,加上她生產住院期間無法施打毒品,當藥癮犯了,全身就像被千萬隻螞蟻叮咬,痛得很難過,腦袋裡只想到:「我會死、孩子會死,但我得先去找毒品打,孩子的後事就留給醫院去處理吧!」
逃避育子責任的她,把住在保溫箱裡的兒子遺棄在醫院自己倉皇害怕地逃走。幾天之後,她被警察抓到持有針筒與海洛因粉末,鋃鐺入獄,服刑一年八個月。

入監服刑 重獲珍貴親情
在受刑服監初期,每當藥癮發作,無法解除藥癮的她只能在牢房裡痛苦地滿地打滾、用頭撞牆、狂吐狂拉,全身沾滿嘔吐穢物與糞便。她在獄中一回回挨過藥癮發作時的痛苦,終於戒治了藥癮後,寫了一封信給她的母親,向母親懺悔。
「我以前常常向家人哭鬧騙錢來買毒品,媽媽本來已經放棄我,還搬家躲避我。沒想到媽媽知道我入獄,特地趕來探監,我們見面時都不停地流淚,她鼓勵我要把孩子帶回來!」小君很感謝母親在她入獄期間,每週風雨無阻地來探視她、支持她。
沒有毒癮的困擾,加上母親的鼓勵,小君愈來愈思念被遺棄在醫院的孩子,擔心孩子沒有人照顧、會不會愛滋病情加重,她很自責為何讓孩子成為愛滋寶寶⋯⋯,這時,她才發現自己原來也有母性本能。她請獄方幫忙打聽孩子的下落,也寫信向社工單位查詢,獲知自己的兒子被安置在收容愛滋寶寶的「關愛之家」。

她寫信給關愛之家,請求能夠見到孩子。關愛之家創辦人楊捷不辭路途遙遠,每個月都帶著小君的兒子「關關」來探望她,讓小君彌補對孩子的虧欠與愧疚。還好,關關後來做的愛滋感染檢驗都是陰性,當初檢驗可能因為剖腹生產,關關的檢體沾到小君的血,才呈陽性反應。「好險孩子沒有得到HIV!」小君心中相當安慰,她看著關關,眼中流露出母親的溫柔,以及對孩子的千萬不捨。楊捷看在眼裡,心中升起一個念頭,她告訴小君:「出獄後歡迎到關愛之家工作,照顧自己小孩與其他被遺棄的孩子。」這句話給了小君一個學習當母親的機會,她出獄後果然來到關愛之家,一進門就看到育嬰房裡十幾個在地上爬行的小嬰兒,嚇了一大跳。「我以前不喜歡小孩,也沒照顧過嬰兒,那時有點想逃走。」小君不好意思地說。

展現育嬰天分 走出藥癮陰霾
為母則強,小君知道自己不能再度拋棄兒子,必須扛起母親的責任,「我不想讓小時候沒有母親照顧的那種孤單,也發生在兒子身上,我一定要自己照顧他!」小君暗暗發誓,無論多麼辛苦,她都要咬著牙學習。
學習力很強的小君,第一次幫嬰兒包尿布、泡牛奶、洗澡,完全勝任有餘,絲毫不像新手媽媽,「楊姐說我是天生的媽媽,我真的沒想到,我會留下來照顧小孩。」在關愛之家當褓母的經驗,給了她規劃未來人生的新方向。
不過,她也曾經心情低落,甚至想要去打毒品,但她知道若再接觸毒品,很可能再度上癮。「我沒把握自己能否抗拒得了海洛因的誘惑,但我不想毀掉眼前與兒子一起生活的幸福,所以我決定加入美沙冬替代療法的減害計畫。」小君口吻堅定地表示,參加減害計畫至今,天天飲用美沙冬,覺得成效頗好,因此她也鼓勵關愛之家收容的藥癮愛滋媽媽去參加。
有了美沙冬替代療法,小君現在能穩定地在關愛之家當褓母,既可工作賺錢又能同時照顧自己的兒子。用心學習照顧小孩的她,現在已是關愛之家孩子們口中的「小君媽媽」。
「我想考褓母執照,讓關愛之家有照顧愛滋寶寶的合法褓母,但我得先拿到國中學歷才能考。」國中沒畢業的小君,現在很認真,每天一早五、六點起床幫孩子餵奶、換尿布,然後開車帶孩子們到公園踏青、遊戲、說故事,照料孩子們的三餐、洗澡,忙到晚上十二點。等所有孩子都入睡後,她才拿出國中課本自修,準備取得國中同等學歷。
此外,小君也與家人團圓,媽媽、姐姐對她從當母親的角色中獲得新生,給予最大的肯定。現在小君每天跟媽媽通電話,每個月帶著關關返鄉探望媽媽、姐姐與阿嬤,全家人都很疼愛關關。
「我現在的日子過得很充實!」小君說,她愛講話,小時候夢想成為律師,如今這個夢不可能實現,但她充實愛滋病的相關醫學知識,以自己誤入歧途感染愛滋的親身故事,走入校園宣導防治愛滋毒癮,成為愛滋防治宣導講師。
第一次到校園上台宣導,小君看到台下一片黑壓壓的人
頭,講話結巴、雙腿發軟、滿頭大汗、不停咳嗽;如今的她,已經能跟眼前數百位學生面對面侃侃而談愛滋議題。許多學生與志工知道她是愛滋媽媽,還會上台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,要她繼續加油。
在母親、褓母、講師的工作中,小君獲得這一輩子前所未有的充實感與成就感。她反省以前沉溺於毒品的荒誕生活,相信有美沙冬的持續治療,一定不會再走回頭路了!

下載全文pdf檔


延伸閱讀
【愛滋病】愛滋病藥物治療,用藥介紹,副作用與注意事項-用藥達人

相關網站
【衛生署疾病管制局-愛滋虛擬博物館】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【用藥達人】

用藥達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